第10回(1/2)

加入书签

  在雨里站了几小时的后果就是,我感冒了。

  平常我都很少生病,可一旦生病就应验了一句话“病来如山倒”。还好现在是暑假,可以整天躺在床上。脑子一直昏昏沉沉,鼻涕喷嚏不断。服下舅妈拿来的药,我就躺下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抚摸着我的脸。然后轻柔的为我掖掖被角。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朦胧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声音带着一丝喜悦的叫出:“袁大哥……”

  正在为我掖被角的身影停了一下。当我真正看清对方时,才知道叫错了。

  “你怎么来了?”我有些尴尬的问道。

  “过来看看你,身体好多了没有?”尹安臣坐到我床边,目光关切的看着我。

  “还好。”看他想陪我的样子,我开始担心起来,“你还是快走吧,等会儿要是被我舅妈看到了,怎么解释。”我看了一眼紧闭的门,深怕下一秒舅妈就开门进来。

  “这有什么,我只是过来看看你的病,容姨会说什么。”看我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他只觉得好笑。

  “怎么不会说,我舅妈很会猜想。再说要是被其他人看到指不定会在背后说什么。”这里人多嘴杂,到处是佣人。要是被他们看到尹安臣呆在我房间里,肯定会被传的沸沸扬扬。要是传到陆姨和傅颖的耳朵里,想想这个情况就觉得害怕。

  “你就这么想和我划清界限?”他好整以暇的看着我,表情中带着隐忍。

  被他说中了心事,我微微低下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房间里静得异常。过来一会儿,我开口道:“尹安臣我已经不讨厌你了,”我鼓起勇气对上他的眼睛,此刻他的目光闪耀,很是开心的等我讲下一句,“这已经是我现在尽力做到的,你懂吗?”

  他深深的凝望着我,欣喜的笑容慢慢变得有些苦涩。他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我们以后一步一步的走,我不会逼你太紧。”他起身往门口走去。

  看着他些许落寞的背影,我竟产生愧疚。很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开启嘴巴,什么话也讲不出来。其实在昨晚他从马路上把我拉回,那一刻我已经对他没有厌恶了。可是从小积攒起来的隔阂,让我无法把所有的一切就这么烟消云散。而且对于袁痕,他所在我心里的位置不可能一下子说没有就没有了。

  或许这个时候,就像别人经常说所的一句话,时间会抚平一切。

  偶尔我会想起那晚的事情。脑海里不知为什么一遍又一遍回想着尹安臣从马路上拉回我的那个画面。那个用力且又温暖的怀抱让我莫名的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每次回想,我都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出他那份沉甸甸的感情。但我也有怀疑,也有惊慌。

  如果他的感情真的如此沉重,恐怕我自己是无法承受。在袁痕这件事上我遭受的打击让我对自己越来越失去信心。而且现在我根本还没忘记袁痕,但他的感情就这么突然出现,令我没来得及做好准备去面对。

  我的心情开始变得很复杂,不知道该去怎么思考我与他的关系。只能用最乌龟的办法,选择逃避。暂时不去想这烦乱不已的关系。

  尹安臣好像也知道我的想法,在此后和我相处就像朋友与朋友之间的那样。没有过分的举动,更没有过分的暧昧的话语。这种相处,有时竟让我觉得他以前对我讲的喜欢只是说说而已。但是和他相处过程中,他对我独一无二的体贴让我再次驳回这个想法。

  学业上越来越多的压力让我无法再有空余的时间去想这些事情。每天除了没完没了的作业就是一次次老师对我的洗脑。在不知道这学期这是第几次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进行语重心长的教育后,我有些疲惫的回到教室。

  “科学老师又叫你去了?”页页看我无精打采的回来,转过身问我。

  我趴在课桌上,叹了一口气:“是啊。他教训完之后,数学老师也过来教训。轮流挨批。”

  页页有些同情的看着我。不过我已经对这习以为常。不是不在乎那些无用的批评,而是我失去了上进的动力。以前是因为袁痕的关系让我一切都围着他转,就连考大学的目标。而现在,在失去他一切之后,那些一直被我所执着的追求的一切都成了一场泡沫。我的所有都陷入了迷茫。

  在没了目标,我连上进的心也没有。学业就开始变得马马虎虎。在中间那个阶段忽上忽下。而且偏科的距离越来越大。因此理科的老师总会隔三差五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