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大结局2(1/2)

加入书签

  虽然清婉带着孩子出去度假,可是,顾凯萧还是很快的就找到了他们。

  趁着孩子不在的时候两人打算好好的谈论一下,可是,刚开口,顾凯萧就说道,“清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好好的看看我给你的东西reads;。你好好的看看!这是我刚做好的很多份dna的鉴定。”

  清婉全部扫视了一眼。

  第一份是她和顾云是父女。这个她知道。

  很早就知道撄。

  并且一直不想承认的。

  第二份是,顾云和顾凯萧的……不是父子关系偿?

  他们不是父子关系?

  然后顾凯萧和清婉的,两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是怎么回事?

  清婉想着,这一切怎么扭转的这么快啊?实在是转化太快了,她有些接受不了!

  “我们……我们不是……”

  她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顾凯萧这才将事情的从头到尾讲给了清婉听。

  其实,顾凯萧就是上官家族的上官云的妻子的娘家人。上官云的妻子,就是顾凯萧的姑姑。而,上官云在很多年以前自己私吞了妻子从娘家带来的财产,而且还是害死了她所有的娘家人,只幸存了顾凯萧这么一个人。

  而,顾凯萧他虽然被人认领了,可是,却不是容茉莉的儿子。至于顾云,顾凯萧不过是故意接受的而已。

  当年上官云一个人是搞不定顾凯萧家族的财产和权势的。所以,他联合了顾云,还有安来生的父亲……

  只不过,后面安来生的父亲死了,安来生继承的公司。

  所以,这么说来,这几个大公司其实都不过是当年他们一起合伙联合起来,将顾凯萧的家族杀害了,然后谋取来的利益而已。

  而顾凯萧一直不告诉顾云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其实是他自己内心的一个矛盾。

  一方面,他觉得顾云将他疼爱的养育了那么久,什么都给予了他,这一点上面,他是感恩的。另外一方面,他又不想顾云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让顾云以为就是自己的儿子和女儿非要在一起,这样子,就报复了顾云了。

  所以,矛盾之下,顾凯萧就这么一直的僵持着,没有说。

  当然,这对于顾云来说,还真的不知道是该不该说?他一心一意最疼爱的儿子,培养出来的儿子不是亲生的,而是别的。而他担心的儿子和女儿在一起,却又不过是假象。

  得知了这一切真相的清婉……

  比一开始更加的生气。

  她非要闹着跟顾凯萧离婚……

  “我们来聊一聊。”顾启明也把自己的椅子拉到了顾凯萧对面,两人面对着面,顾凯萧反而不太想看顾启明。

  “我没有生你气,你别好像看了我就跟老鼠看到猫似的。”顾启明让他放松一点。然后他倒是很直接的开门见山:“我想清婉可能真的放弃你了,昨天她跟我说了你们的事,她下定决心要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

  “休想……”顾凯萧低沉的声音弱弱得发了出来,眼睛说是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无助。

  “你跟我说不有用吗?”顾启明‘呔’一声reads;。“你比我年纪还大一点,我想我们应该很好沟通才对的,所以我也就这么跟你说吧。感情这东西,跟桶破掉的纸,根本就修补不回来的,你只有找来新的一张纸,才没有缺憾。懂我的意思了吧。”

  顾凯萧点头:“你是叫我放弃你嫂子?”

  “你这句说得怎么好像是我要拆散你们似的。所以我真是很不愿意动和事老。”顾启明叹气。

  “和事老?”顾凯萧重新有了精神:“你的意思是说,你愿意帮我……”

  “停,打住!我不是帮你,我是帮清婉。”顾启明做出个停止的手势,然后继续说道:“你们现在的问题,我当初是看着发生的,所以我摆脱不了。”。”顾启明看顾凯萧这么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说下去,顾启明又喝一口茶,顾凯萧也喝了好几口。

  “所以你是把女人看得太坚强了是吗?让一个女人去当一个单亲妈妈,或许她是坚持得下去,但是她会很辛苦,她是没有办法想象到以后的生活,所以她才会选择去结束现在。可是我也不认为她现在很幸福。而且,万一小哲留给你,你想她要怎么样生活?所以,我还是支持你你们在一起的。”

  “嫂子,你来啦……”

  顾启明的下一句话,接下来的就是让顾凯萧很熟悉的一把声音。顾凯萧听到了这把声音冲到了外面,看到的人正是清婉。

  “清婉!”

  “…………”清婉杵在了那,她看了看顾启明。顾启明耸了耸肩。清婉看着顾凯萧,掉头就要跑。顾凯萧哪能再让清婉掉开自己的视线,他两个大步跑到了清婉身后,从后背抱得死死的:“别走,清婉我求你别走了。”

  “你放手啊!你有脸吗?这里是公共场合!”清婉拼命的挣扎。、

  “不!我才不要!”

  “你凭什么不要!你凭什么!”

  两人在医院走廊上放声的大喊,顾启明也无奈的在旁边上只能看着他们,周围的护士跟医生都看着他们,也看着顾启明。这时顾启明才介入他们:“你们心平气和些好吗?先进来我办公室。”顾启明敲了敲他开敞着的大门,让他们都安静下来。

  “是啊!婉婉,我们进去谈好不好?”他从未这么绝望过。

  “我不!我不我现在就要走!”清婉不知道从哪里空出一只手,照着顾凯萧的脸一巴掌甩了过去,顾凯萧浑然不顾清婉怎么闹,抱着她就进了顾启明的办公室内。

  “你们好好的谈谈吧。”顾启明为他们关上门,自己到外面等着。其他的医生跟护士都互相看了对方几眼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清婉你听我说……我现在已经明白要怎么做了,你别跟我离婚好不好?我不能失去你!你也休想要逃走!”

  清婉哪听得进去。男人说的话怎么可以信,现在说是知道错了,可是下次他还是会去犯,能给一次机会就能给第二次机会,他们根本就不会去真正的从根源上解决。

  “只要你不跟我离婚,你以后说什么我就做什么!”顾凯萧心疼得看着他,觉得一天没有见到清婉,清婉的脸已经变得陌生了。

  其实不以为然,清婉的脸只是可疑装得冷漠,没有之前对顾凯萧的尊重。

  “你怕跟我一起去民政局会丢脸?那没关系的喔,我会把离婚协议书带来给你签字的。”清婉心里烦躁:“那就对了,顺便说说,儿子还是我来管好了。”

  “清婉,我们非要到这个地步吗?”顾凯萧阴沉的一张脸,已经说不出的苦涩reads;。

  “事到如今了,你还在认为我跟你开玩笑?还有孩子。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抚养他长大的。”

  顾凯萧低下头,不言不语。

  清婉见他不说话,知道他已经不会挽留自己了,心跟扎了玻璃渣一样,处处流血处处都痛苦万分。

  “再见。”清婉提上包打开门走人,没想到顾凯萧这次会这么容易的妥协,既然这么容易的妥协了为什么还要跟她说话?直接让她走不就好了吗?

  顾凯萧简直就是笨蛋!大笨蛋啊!

  顾启明见清婉冲的一下出来了,前前后后进去才不够两分钟啊,搞什么名堂?顾启明进到办公室去,见到顾凯萧仍在低着头,他就说:“人已经走了,你不追吗?”

  “追了又有什么办法?如果只是口头上说说不做实际行动的话,那根本就不能让清婉回心转意。”

  “说得真好听?我嫂子这次是心寒咯!”

  清婉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很多,她终于拿到离婚协议书了,从今天起他跟顾凯萧的关系就到这里了。这么久认识的两人,说没就没,真是叫人唏嘘。

  她看着离婚协议书上自己的名字,只要下方再签下顾凯萧的名字后他们就形如陌路。她竟然有了一些拿不出手给顾凯萧签的胆怯。

  可是总归要有个结果,趁着顾凯萧不在家的缝隙,她回去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现在她正握着手机发抖,打给顾凯萧吧,让他来签个名?

  清婉忧郁了挺久,还是打算先回到金玲租的屋子那洗个澡再说,明天她就要去上班了,先把自己的精神养好了,再让顾凯萧签字吧。

  她回到屋子里面,顾启明和金玲也在等着她,而且桌上很是丰富。她心想难道他们是在跟自己庆祝回归单身?“怎么这么隆重啊……”

  “咿~我们今天就是好好的放松一下。”顾启明露出他两排白白的牙齿笑着说。

  “原来是放松啊…我还以为……”清婉放下包包说:“我去洗个澡,出来陪你们。”

  金玲看清婉进去浴室了对顾启明说:“现在行动,把清婉的离婚书给翻出来撕了。”

  “你个傻瓜,这么做不是明摆着是我们做的吗?我们要帮顾凯萧拖延时间,拖到后天后,他给我交代的事我也完成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不过你干吗要同意帮他,难道你不赞同他跟清婉分开吗?”金玲好奇的问。顾启明也没做什么解释。他能帮则帮,这也是他能为清婉他们能做的分内事而已。

  “清婉,你明天要几点去上班?”等清婉洗好澡出来,他们三人打算开饭了。

  “8点啊,大多数都是8点准时上班的吧。”

  “噢—那你应该拿了离婚协议书了吧?”顾启明狐视着说。

  “嗯,就等他签名了。”清婉道:“明天,我会让他签名然后交上去的。”

  “明天你不是才上班第一天吗?时间可能会来不及吧?不过这样,后天是星期6,这样一来就有很多时间去整理你们的事情了,也不多等一天吧。”

  “没关系啦,明天我下班就过去找他,顺便把我的衣服都拿过来。”清婉一脸的从容,殊不知她心理多复杂。

  “啧,明天你还不能回去reads;!”金玲开门见山。

  清婉就疑惑了:“怎么了?明天发生什么事?”

  “明天你要陪我们出去喝酒啊!!”金玲圆自己的话。

  “为什么要喝酒?”

  “因为,我怀孕了,我打算告知你们!请客啊,还有,我妈妈和爸爸邀请我和大叔都去国外过日子……大叔的公司也可以慢慢转移过去。”

  顾启明那张没表情的脸滴了一颗汗:“对。明天你就好好的陪我们过就好了。”

  “…………”

  结果,这离婚的事情还真的被他们两个人给耽误了下来了。当天晚上三个人又继续餐饮和聊天了一晚上。金玲怀孕了不能喝酒,就喝得果汁什么的。很开心清婉压抑了那么久的心情,终于舒畅了!

  可是,让清婉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顾凯萧竟然就买了飞机票,将他们一家人全部都拉扯去了国外,而且因为小哲和妈妈已经坐第一班飞机去了,清婉若是不答应去,又不放心孩子和妈妈啊!

  严冬实在不是散步的好时机,花园里除了那几颗万年青还青翠着,其他的花花草草都已枯萎凋敝,毫无生气。冬天黑的早,现在才6点过,天已经暗了下来,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没有那一阵一阵的阴风,冬天的风最是惹人讨厌的,冷不说,还带来医院里一股股特殊的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没有人喜欢。

  “嗯,这几天天气没有那么冷了。”

  “是的,要过年了,就要开春了。”

  “我不喜欢冬天,冬天太冷,人心本来就不温暖,加上严寒的天气更加让人受不了。”清婉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慢慢的一步一步走着。

  顾凯萧把清婉搂在怀里,望着前方:“人心冷漠,是社会发展的弊病。不过,也不是人人都是冷心冷情的人。但是你要知道,还是有很多人都是真心对你的。我。金玲,包括顾启明,还有肖默,都是真心实意的希望你好你快乐的。”

  “我知道,我只是恨我自己太傻太天真。你以后就是我的家人,对吗?”来到国外这么久,清婉两人相处半年多了,顾凯萧一直都很努力,也很珍惜她,珍惜她所有的一切,她的妈妈,她的孩子。清婉也算是彻底的放下了戒心了,也算是原谅之前顾凯萧的种种了。

  顾凯萧把她搂的更紧:“是的,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你的依靠。你看,这就是我给你的保证,不久之后我会用另一枚戒指换下这枚,戴在你的无名指上,再也不会取下来。”

  “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放弃,谢谢你做得一切。”

  顾凯萧回答她的是把她搂得更紧

  晚上顾凯萧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旁边的女人呼吸均匀,睡着的样子。他撑起头,借着走廊上的灯光,看着睡的正香的人,他笑了笑,因为那个女人睡着了眉头不再是皱紧的,嘴边也有甜甜的微笑。

  你知道吗,我愿意为了你这样的睡颜倾尽所有。

  清婉伸了个懒腰醒来,身边的男人还沉沉的睡着,窗子外面的天空还是雾蒙蒙的,时间应该还早。她细细的端详这个男人,他睡觉的样子同样很好看。受到蛊惑般的,她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他就张开了眼睛。

  这么惊醒?

  “你偷亲我?”顾凯萧揶揄道,他知道她脸皮一向很薄,他想她一定会脸红,但是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清婉只是依旧撑着头看着他,笑意盈盈的。顾凯萧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你,你看什么?”

  她不回答,却一下子钻到他怀里,贴的紧紧的reads;。顾凯萧顿时觉得馨香满怀。

  他紧紧的搂着她,心满意足。“笑什么呢?”

  “笑你睡觉的样子。”

  顾凯萧挑挑眉:“总比某人好吧,口水流了一枕头。”

  “编吧你就。反正我不怕,我的口水比香水还香。”

  “是吗?我尝尝。”然后,他的嘴就堵了上去。

  缠绵悱恻、动人心魄。一个吻足以让彼此心灵切合。清婉觉得天旋地转,不是令人头晕目眩的过山车,而是幸福快乐的旋转木马。

  顾凯萧放开她,看到她久久没有回神:“我的吻就那么好?”

  “嗯,让我感觉到了像是在骑旋转木马。”

  “你是在说我是马吗?乖啊。”

  清婉像是受到蛊惑一样的乖乖听话。

  顾凯萧也不客气,倾身一压。

  “乖,别紧张。”顾凯萧舌头往她耳朵里钻。另一只手握着清婉的手。

  清婉虽说跟他共赴*很多次了,但是真正来到了国外之后,这还是第一次。

  话说,跟也出国来了的金玲和大叔两人呢?

  至于金玲和金大叔,两人,自从两人决定要孩子开始,就再也没有做过任何措施,可是3个月过去了,金玲的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月信每个月准时的不得了。金玲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问题了。

  “老金,我想明天去医院看一下,万一真的是我身体有问题,也好早点治疗呀。”晚上两人在继续造人工程的路上,金玲却开启了别的话题。

  金大叔抬起头来,说道:“别傻折腾,这个随缘吧。再说我们公司不是每年都有体检么,没事放心哈,功到自然成,我只要多撒点种子在你那块肥沃的土壤里,总有一天会有收获的。别说了,我要开始准备撒种子了,专心点。”

  ……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

  金玲的肚子已经很大了,7个月的她总是比别人的大,清婉总说金玲要生一对双胞胎。这天,清婉陪着金玲去看婴儿用品,一对小情侣发生了争执当场动起手来,男的一冲动把那女的往货架上一推,整个货架都往下倒去,金玲和清婉正经过那个货架,眼看货架就要倒下来,清婉护着金玲急忙往后退,两人退得太急,脚下一滑,身体倾斜,两人就要摔到地上去,金玲运气好,一个花车挡住了她向下倒的身体,清婉确是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按说冬天穿的厚,摔一下也没有大事,但是清婉却久久没有爬起来。金玲赶紧过去,又蹲不下身体,只得站在一边焦急的问道:“清婉,怎么了?怎么了?”

  “疼,肚子疼。”她疼得额头直冒冷汗。

  金玲吓得半死,脑子乱成一团,不知道怎么办,周围的人把她扶起来,卖场经理也迅速赶来,把清婉送到了医院。

  顾凯萧来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额头和肚子上都缠着一圈的清婉。额头上缠着一圈纱布,包扎的是摔倒市的伤口,肚子上缠着的一圈儿白袋子是中药袋,里面装的是刚炒热的安胎药。

  顾凯萧舒了一口气,幸好没事reads;。

  而且,他们竟然又怀了一个孩子!

  清婉也舒了一口气,差点就出了大事了。没有想到,她以前难以怀孕的体质,经过顾启明和马医生的治疗,如今竟然是那么的好怀孕。

  有个葡萄籽一样大小的东西在清婉肚子里长了二十多天,刚才那个葡萄籽差点就没有了,现在想起来,清婉都觉得后怕。

  顾凯萧握着清婉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清婉看着顾凯萧,嘴角绽放出微笑。

  一阵混乱过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金玲在大叔的搀扶下,提着保温桶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顾凯萧正小心翼翼的捏起清婉脸上的头发,放到枕头上去,动作轻柔仔细。让旁人看着羡慕感动的厉害,这一幕不就是柔情的最好的诠释么。

  “顾总,这是我妈妈煲的汤,那什么,你先吃点。”金玲不敢进去,她也算是清婉出事的原因之一吧。觉得很自责,就由大叔进去的。虽然知道清婉不会怪自己,可是好姐妹这才内心里面更加的难过和内疚。

  顾凯萧点头,示意他们把汤放在桌子上:“你带着金玲回去吧。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

  顾凯萧自己心里是欢喜的,饭也顾不上吃,一个人在病房里守着一个睡着的人,到底有点孤单。但是想着很快就又有一个小娃娃叫自己爸爸的样子,眼睛就眯了起来。

  清婉受了惊吓,休息了好长时间终于醒来,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握在顾凯萧手里的手动弹了一下,眼睫毛一颤,眼睛睁开了,就看见一双眼睛发着光盯着自己。

  他一直没有睡觉,看着清婉的脸越来越精神,现在这个时间了,还精神的吓人。他一直盼望他醒来,跟她说说孩子的事,起什么名字呀,几岁读书呀,该学哪些东西呀。

  “婉婉,你醒了?”

  “对不起,凯萧,差一点孩子就没有了,都是怪我太不小心了。”

  “恩,没事,以后小心点就是。”顾凯萧一个心热就在清婉嘴上亲了下去,“饿没饿?”一晚上都在想着小娃娃的他突然就想起这事,清婉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吃东西,现在都半夜了,看见桌子上的保温桶才想起孩子他娘。

  顾凯萧不说还好,这一说,清婉才发觉自己的肚子空荡荡的,点了点头,看着顾凯萧拿过保温桶,打开盖子,白扑扑的鸡汤还冒着热气,一股一股的香味直往她鼻子里钻。清婉吞吞口水,两个眼珠子盯着鸡汤不错开。一碗鸡汤递到了她面前。

  喝了一碗,清婉不愿意再喝了,可顾凯萧非要逼着她再喝一碗,说是为了孩子,清婉只得勉强喝了大半碗:“不想喝了,我想睡觉。”

  清婉把碗一放,就躺了下去,两片嘴唇红彤彤油汪汪的,顾凯萧伸手抹了一把她的嘴巴,低声:“也不擦嘴就躺下了?”

  已经躺下的女人嘻嘻的笑着,眼睛亮晶晶的,有点小无赖的样子,顾凯萧也笑,低头在她嘴上啜了一口,自己进卫生间稍稍洗漱了一下,就钻进了被窝。虽说是单人病房,但床并不是很宽,挤上两个人,鼻端尽是熟悉的气息,合上眼就睡,都是好眠。

  顾凯萧快要再次做父亲的事情在他的兄弟间很快传开,其他都还是单身汉的弟兄,当然不会错过此等好事,晚上0813聚聚,名义是分享一下,真正做准爸爸的经验。因为第一次清婉怀孕,后期他都不在身边的。

  肖默拿着瓶子过来要跟顾凯萧对吹“来来来,顾总,你的幸福怎么也要分给兄弟一点。”

  “我不能喝酒,你侄子或者侄女还没有成型呢,不敢喝……好好好,我喝,但是你嫂子现在是情绪易变期,还不稳定呢,我的多操点心,你们……哎……”话还没说完,其他几个就围了上来,一副今天你不倒我们就不走的架势reads;。顾凯萧无法,只好挽起袖子陪着喝过痛快。

  在家里手里拿着《育儿宝典》看的快睁不开眼睛的清婉,看看时间,都11点了,顾凯萧还没有回家。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