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变故(1/2)

加入书签

  “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借钱的,怎么?你瞪我也没用?”

  “你放心,我又不是不还你!”

  “你借钱是做什么,我可不希望自己的钱用在歪门邪道上。”

  林晚风见他一脸笑意,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哼!不借我也不强求!”说罢她便径直从余少白身旁走过。

  “喂,我又没说不借你。”

  余少白招呼了一声,却不见她回身,步伐反而越来越快,他无奈的放下手。“你去跟着她”

  石敢当从黑暗里走出,朝余少白拱了拱手,便追了过去。

  余少白见状回到了灯市,却听闻打斗声,那一声娇喝让他脸色顿变,疾步朝人群走去。

  推开人群,便见蓝筝正和一人打斗,准确的说是虐人。

  余少白认出了被虐之人,忙说声道“蓝筝师姐!住手!”

  “啪”

  蓝筝听到这话,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余少白只能说道“师姐,你若是不住手,我可就出手了,到时候我要是不小心自己打伤了自己,你可如何跟曲师傅交代?”

  蓝筝的拳头眼看要打在那人脸上,听到余少白这话,动作一止,冷眼瞪了那人一眼,“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她这一嗓子,把周围看热闹的吓得四散而去。

  “臭小子,我被人欺负了,你居然不帮我,还用师父她老人家来威胁我!”蓝筝来到余少白,挥舞着拳头,作势要打他,余少白站着不动,看着她保持这个动作,却不曾真的出手。

  他来到那被打之人身旁,将他从地上扶起,见他一脸鼻青脸肿的样子,不禁有些无语,师姐未免出手重了些。

  “汪推官,您没事吧?”

  原来被蓝筝打的那人居然是府城推官汪宜正。

  “你是你是兰溪余少白,你和那位姑娘认识吗?”汪宜正两眼都青了,仔细看了看对面那人,才看清长相,有些吃惊说道。

  见他没有生气的样子,余少白有些意外,不过还是拱手拜道“推官大人,真是抱歉。她是我的师姐蓝筝,跟我一同前来府城赏灯,没想到竟然冲撞了大人,还把大人”

  余少白话还没说完,那汪宜正径直从他身旁走过,来到对面正一脸不善的姑娘面前。他拱手笑道“原来是蓝姑娘,刚刚是汪某冒失了。不过姑娘一定是误会汪某了,我没有想要轻薄姑娘的意思,只是碰巧撞到了姑娘,还请蓝姑娘见谅。”

  额

  这是什么情况?被打的向打人的道歉,还让她见谅?自己离开的这会到底错过了什么。

  “哼,你说是不小心碰到,我却觉得你是有意的,看样子你和余小子是认识,要不是看在你们相识,我一定让你半年下不了床!”

  见蓝筝一脸不快的离去,余少白来到汪宜正身旁说道“汪推官您别见怪,我这师姐就是这脾气。”

  “蓝姑娘快人快语,不矫情,真是一位奇女子啊。”汪宜正说话时视线不曾离开那道身影。完全没听到余少白的话,这让他有些无语。

  “大冬天的,为何我闻到了一股春天才该有的气息。”

  “余公子,你说什么?”汪宜正回过神来,笑道。

  “没什么,我代师姐向您道歉。她实在是”

  “不用了,有句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若是因为一顿打,能够结识蓝筝姑娘,挨的也值。”

  听到这话,余少白有些无语,感情真的是看上蓝师姐,不过这爱够深沉的,也不怕沉到地府,汪宜正功夫不错,可要是和蓝师姐比起来,很可能会被虐死。

  “汪推官,我还是先陪你去一趟医馆吧,你这伤”

  听到这话,汪宜正似乎才注意到自己的伤,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顿时疼的龇牙咧嘴。“刚刚还没觉得,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痛。”

  “医馆在哪里,我和你一同前去。”余少白扶着他朝着东街走去。

  很快他们便来到府城有名的闻世堂,大堂里的伙计显然是认得汪推官,见他走进忙笑着迎上前来。

  “这不是汪大人吗,您快请。”

  “本官来找左大夫给我看伤。”

  “真是不巧,师傅他出诊了。”

  听到这话,汪宜正疑道“正逢元宵佳节,按照左大夫的规矩,今天概不出诊,怎么会不在?”

  “规矩却是如此,只是刘大人查人前来,不能违命。”

  “刘大人?是哪位刘大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