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回:血与泪(1/2)

加入书签

  李逸尘不断问道:“那婴孩儿是我?难道是我”

  …

  夜风渐重,场面之中的主人睁大双眼看着离去的忠奴,嘴角挂上一丝讳莫如深的微笑。小说suingla他背后的血月越来越盛,而身上的血肉也开始不断坍塌萎缩。

  血月的毒已经侵入他的身体之中,这毒无药可救

  “去寻吧,去寻你自己的命…”

  主人默默说出了这句话,血月应景地闪烁了七八下。下一刻,主人便成为一具立于田埂之中的干尸,他身上的衣物不翼而飞,只有血月落在一丝不挂的身体上,刺眼夺目。

  “自然是你。”鲲在李逸尘身边浮现,“这是你潜意识中的东西,再加上前后的星象推演而成,它绝对不会说谎。”

  “为什么中间缺失了天元皇帝与灵族的战斗?”

  “天元皇帝和灵族高手的战斗早就已经超越了你的想象,那时的星象变幻无穷无法推论自然成不了像。只是你要记住,那场战斗之后灵族覆灭,荒古与大汉正式短兵相接。而你我,不需要过程,只需要铭记自己的家园怎样被那群恶徒摧毁,而他们的理由只是选择更近的路去荒古。”

  李逸尘伸手,他想要摸摸眼前这已经干瘪的尸体。可双手却穿入而过,眼前的一切原来只是虚妄。他低声问道:“你们为何会被囚禁在这里?”

  鲲淡淡道:“灵族覆灭后,我们五人杀出重围进入大汉境内与大汉修者交手。寡不敌众最终被擒住,他们将我们囚禁在这个地方,用陨灵石困住手脚源源不断地吸取命力维持黑狱的运转。你所经历的一切场景,都是用我们的命力凝聚而成。”

  鲲说出这番话很平静,但却让人感受道话语之中的愤怒。

  “虽然我们如今仍然健在,但实际上都行将就木。若不是你无意中用叱咤修罗业火焚烧了禁制进入此地,我们也许就会在这里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我的父母是谁?”李逸尘继续问道。

  鲲笑了笑:“谁能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兴许只有送你上风云山的那人能真正清楚你的身世…”

  李逸尘不知为何心中没有一丝波动就如同眼前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你认或不认,身体里的血液都是灵族的。背负的仇恨也永远消弭不了。”鲲继续道,“大汉天子屠戮无道,本该人人得而诛之,奈何天意所向我们无能为力。可即便这样,也不该放弃。”

  “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李逸尘道。

  “留下来让我们锻炼你,让你真正掌握灵族的力量。”

  “螳臂当车,能有什么好结果?你们囚禁于此数百年,哪里知道大汉玄界的真正力量根本不是我等能抗衡。”

  “你你是我见过最没有骨气的灵族人,即便你拥有我们的圣火。”鲲极怒,他根本没料到李逸尘会说出此番话来。但是这并不会让别人感到吃惊,一个从未在灵族长大的孩子能有多少灵族的荣耀?

  “我”

  还不待李逸尘说话。

  鲲大袖一挥,眼前的幻境迅速破灭。

  “此子虽拥有我们的圣火,但是他不配做灵族人。”鲲怒喝道,“让他滚吧!”

  余下众人点头称是。

  鲲指了指眼前的白光,愤恨道:“滚吧!鼠辈。”

  李逸尘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可是眼前的五人都闭上了眼睛,仿佛再多看他一眼都是多余。他只好摇了摇头,合身钻入白光之中。

  白色的光晕拉扯住李逸尘的视线,他只觉得脑海中昏昏沉沉似乎是一瞬又似乎是很多年,终于他站在了黑狱之外。

  黑狱门口的两名白衣狱官,不,现在用狱徒称呼更为合适。他们静静站立似乎什么事情都与他们无关,而晴儿则轻快地跑了上来。

  “先生!你终于出来了!”

  李逸尘苦笑,黑狱中的一切他不能与任何人提起。

  “前几天流云榜上的高手才从黑狱出来,我还找他询问了几句,当时他话中有话让我有些担心,如今见到先生安然无恙,心中才落下大石。”

  看着晴儿眼中关切的目光,李逸尘不由得生出浓浓的暖意,他伸手将晴儿揽入怀中,把下巴搁在晴儿的肩膀上。

  “谢谢你关心我。”

  晴儿有些脸红,但却没有抗拒。长孙彦本身就想将她赐给李逸尘,但是李逸尘却从未有过出格的举动,这是李逸尘第一次发自内心触动的拥抱。

  “先生”

  李逸尘有些消沉,他并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否正确,不过至少他知道自己的道脉是修罗业火,灵族的圣火,真正的天脉。

  眼泪不知不觉挂在了李逸

章节目录